!--temp.google_tongji_new--]
欢迎观临汤姆影院!最新域名:https://app.tom269.com
登录 |  注册
***
  • 个人钱包
  • 今日签到
  • VIP投稿
  • 我要赚钱
  • 登出
帮助中心
返回顶部
https://加载中...

您目前还未开通会员
成为VIP享受更多观影特权

开通VIP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情色小说 > 古典武侠 > 项羽与琴清
项羽与琴清
时间:2021-09-25 22:57:52

项小龙自隐居过后,过着神仙般的生活,左拥右抱,尽享齐人之福。

如此过了数年,他的儿子项羽也16岁了,已经长大成人了。

塞外,风光如画,远处只见辽阔的草原上,一少年正骑着骏马飞驰而至。

近来一看,见他五官工整,肌肉发达,双眼灵活而有力,虽称不上是俊男,但独有的刚毅神情,无形中渗透着一股令人无法抗拒的力量。

此人正是项羽。

“宝儿‘项羽的小名’,回家吃饭了。”

远处传来一阵悦耳的声音,项羽回头一看,在远处叫他的正是他的娘琴清。

项羽忙答道“知道了,我马上就回来”。

(注:项小龙并无子女,项羽是他的养子,实来滕翼之子,亲母乃是善兰。)项羽掉转马头,奔项家堡而去。

“我回来了,娘亲。”

项羽道。

“知道了,马上就开饭了,宝儿你先去洗个澡,再出来吃饭吧。”

琴清说道。

“好的,我这就去”项羽道。

项羽回到房间洗刷开净了出来。

“娘,这是怎么回事,父亲和大娘她们呢?”项羽问道。

“你爸和你大娘她们出去了,要明天才回来。”

琴清道。

“知道了,我们吃饭吧”项羽说道。

吃完饭后,项羽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项羽回房过后,不知干什么,于是信步出来,不知不觉中来到了她娘亲的房外,他正准备敲门时,听见:“哗……哗……”的水声。

年少的项羽正是充满幻想和渴望的时侯,加上项少龙又不在,于是,他轻轻的拉开琴清的门,留出一丝缝隙,好观看,他闭住呼吸睁着一只眼朝那门缝中望去。

果然,琴清正坐在浴桶中用汗巾上下抹着。

琴清本有沐浴的习惯,因没有田氏姐妹的关系,洗得更是仔细,只见琴清用左手在身上擦洗着,脸被水的热气蒸得红红的,如凝脂一般的皮肤由于用力摩擦的缘故也透着一丝粉红色,琴清浑然不觉项羽在外观看,拧干了汗巾,站起来擦身子。

虽说已30几岁了,可一点也不见老,双峰饱满圆润、坚挺,柳腰纤腰、玉臀丰满、玉腿修长,构成诱人的曲线,小腹平滑而没有一丝皱纹,下腹处芳草青青,笔直的双腿线条优美。

那一双玉足也是娇巧玲珑,浑身上下处竟无一点瑕疵,端的是如无双美玉一般,何曾像一个30几的女人。

这下可苦了外面的项羽,看着琴清慢慢地擦干身子,开始穿衣服,那双乳娇艳欲滴,让人看了就消魂的“玉门关”更是若隐若现。

令项羽兴奋不已。

项羽见琴清已在穿衣,忙回到自已的卧室,他回后,就忙躺在床上,想静静的睡一下,平浮一下心中的激情,可是欲火去挥之不去,让他始终无法入睡。

他想着琴清玉一般的身段,高挑的双峰,修长的美腿,是如此的迷人。

“怎能如此呢,他是我娘亲呀。”

可是脑中却满是琴清玉体的影子,“如果能得其风流,那是多么美好的事啊”项羽暗道。

夜半三更,项羽还没睡着觉,于时轻轻的下床,来到后花园清醒一下头脑,可是满脑子都是琴清的影子,挥之不去。

芳原绿野姿行事,春入遥山碧四围,与逐乱红穿柳巷,困临流水坐苔矶;莫甜盏酒十分劝,唯恐风花一片飞,且是清时好天气,不妨游衍莫忘归。

项羽轻声吟道。

吟完后,项羽忽觉后面有人,回头一看,琴清双目发光,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不时的低吟着。

琴清向有才女之称与纪嫣然同为当世两大才女。

项羽诗一出口,琴清顿觉惊讶。

这时项羽,踱步上前,叫道:“娘亲,你怎么也没有休息”。

琴清回过神道:“宝儿,娘睡不着,出来走走,想不到听见你有感而发的诗”。

“别凉了,我扶你进屋休息吧。”

项羽上前扶着琴清,琴清忽地浑身一颤,说道:“宝儿,不用了,我自己可以。”

“没关系了,我扶你进去吧。”

项羽微微用力,扶住琴清往卧室而去,一股男人特有的气息刺激着琴清,琴清双目微闭,半靠在项羽的怀中,任由他扶着。

进入卧室,项羽还扶着琴清,怕一不小心,破坏这绚丽的情景。

琴清半挺的乳房靠在项羽身上,一丝丝清香飘往项羽的鼻孔里,项羽不自觉的沉静在这如痴如醉中,半靠在项羽身上的琴清,脸上一片娇羞。

项羽目不转睛的望着琴清。

脑中出现天人交战的画面。

好,就这样,下定决心的项羽把脸凑向琴清,道:“你真美,娘”琴清猛地一惊,回过神来,离开项羽的怀里,娇羞的脸上,出现淡淡红晕,轻声对项羽道:“别贫嘴了,你也早点去休息吧。”

项羽不出声响地走近琴清,一把搂住她,开始在琴清身上不停的抚摸起来,琴清不停挣扎,双峰在项羽身上不断磨擦,这反而增加了项羽的欲火。

“娘,你实在是太美了,你就从了我吧!”“不行啊,救命啊”。

“娘,没有用的,不会有人听见的,你就给我吧”“唔……唔……”。

琴清拼命挣扎,可是有用吗?项羽左手紧紧搂住琴清,嘴巴开始在琴清的玉唇上亲吻,右手轻轻在琴清的左乳房上扶摸着。

女人天生体力的限制,使琴清挣扎渐渐变软,项羽这是时心中暗喜,加快了攻势。

琴清顿觉一种旷日已久的滋味涌上心田,是那么的动人心际。

照理说一向清纯,高贵的清琴不该就这样被挑动起春心,但久已寂寞的她如何再能承受项羽高操的挑逗呢?原来项少龙隐居以后,为应付众姐妹,体力日渐下渐,加上时空机器的后遗症,使他在三年前,再也无法满足众姐妹,于是就几乎没有和她们再合欢。

30几的琴清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龄,且已尝过那欲仙欲死的滋味,叫她如何能完定平静心中欲火呢?琴清忽觉胸口一凉,项羽一支大手已按在她那娇羞可爱的小樱桃上面,不停的揉捏着。

从敏感地带玉乳尖上传来的异样感觉弄得琴清浑身如被虫噬。

芳心不觉又感到羞涩和令人羞愧万分的莫名的刺激。

琴清双手无力的捶打着项羽,嘴上却娇艳的泣道:“唔……唔……放开我,宝儿,不行啊,不能这样啊”。

项羽没有说话,低头含住了那娇艳欲滴的樱桃。

“唔……唔……”琴清轻声哼出。

项羽手往下滑,滑进了琴清的桃源重地,用力的玩弄着琴清那已湿润的小穴。

“唔……唔……唔……啊……放开我……宝儿……唔……”从花心深处传来的美妙感觉直击琴清,弄得琴清全身发软,玉脸娇红,双目射出一道含情默默、娇羞任处的光芒,身体自然的任项羽搂着,双手缓缓放下,靠在了项羽的腰上。

“嗯……嗯……嗯”琴清一声诱人的娇哼。

原来,项羽的手指在经过几番寻幽探胜后,按在了她那敏感娇嫩的阴核上。

一阵揉捏,弄得琴清完全抛开了尊严,抛开了人论理教,尽情的发出扣人心弦的浪吟声。

“嗯……嗯……嗯……嗯……唔……唔……嗯……”项羽面对如此动人的美女,又是她娘,一种莫名的刺激让他飞快的褪去了琴清所有的衣裳。

如玉般洁白无瑕的玉体又一次呈现在项羽面前。

项羽马不停蹄的快速脱光自己的衣物,一把抱起正万分娇羞的琴清,放到了床上。

项羽伏在琴清身上,吻住了琴清那火热的玉唇,不断的吸吮着,琴清也环抱双手,搂住项羽,回应着项羽的热吻。

娇小的银鼻轻哼不断。

“唔……唔……”项羽再也忍不住了,双手轻分琴清那玉腿,举起那蟒蛇般的巨枪,缓缓的插入了琴清的小穴。

“嗯……嗯……唔……唔……”一道力量直刺入琴清心房,久违的欢乐使她发出愉悦的浪叫声。

她的粉臀向上不断的迎合着我的插送。

“卜滋!卜滋!”插穴声绵绵不绝。

“嗯……唔……好……好舒服……宝……宝儿……我……我好痛……好痛快喔……啊……。”

琴清不停的扭动着屁股,娇喘嘘嘘的淫泣着。

“娘,舒服吧,还有更美的呢!”项羽,抓住琴清的双腿,放在肩上,然后疯狂得如狂风暴雨一般的,猛插琴清的小穴。

琴清头不停的摇着,张着小口,发出最美妙动听的声音。

“好……好宝儿……舒……舒服极了……唔……啊……唔……实在是……是……太美……太美了……啊!”琴清呼吸急促,娇喘呼呼,淫浪得媚趣模生。

项羽心中大乐,施展浑身绝技,要让琴清心服口服的臣伏于性爱交欢之中。

项羽提气猛吸,提气插花,有时一沾即起,有时又直抵花心,有时是轻抽缓插,有时狂风骤雨,疯狂至极!一会儿山摇地转,喘呼声,娇淫声,床铺颤动声响成一片。

项羽一面猛插,一面说道:“娘,美吧,儿插得你舒服吧!”“唔……唔……宝儿……我……我的好……好宝儿……你太利害了……嗯……嗯……”。

这时的琴清已春潮泛滥,媚眼如丝,娇艳得如桃花盛开,一面猛摆柳腰,断断续续的娇哼着。

“啊……宝儿……使……使劲地插……插吧……把……把我……插……插死吧……唷……唷……唷……美……美妙啊……好宝儿……再用力……啊……哦……啊……啊唷……好深……好美……啊……啊……插死了……插死了……哎……宝……宝儿……你真棒……啊……噢……噢……真好啊……啊……。”

项羽不停的干,插得琴清腰杆猛曲,穴儿将鸡巴咬得死紧。

“啊……啊……好美……呀……啊……啊……”。

“好……好儿子……舒……舒服极了……唔……啊……唔……实在是……是……太美……太美了……啊……啊……哎……哎……哎……”琴清狂乱地娇啼狂喘,一张鲜红柔美的樱桃小嘴急促地呼吸着。

“啊……嗯……唔……不行了啊……唔……。”

琴清发出喜极的泣声。

琴清的玉穴突然一阵收缩,吸吮着项羽的肉棒。

一股阴精直浇在肉棒上,项羽忽觉一颤,感觉有点不对劲,忙肉棒紧抵花心,尽力旋转磨擦,一阵酥麻的感觉直涌而来,再也忍不住了,不由打了个冷颤,紧接着射出了精水.

标签:姐妹,美女,美腿,情色武侠

超辣的姐姐

我的双手在颤抖着,因为,它们正为我获取前所未有的快感。我的脑袋正充满热血,因为,我完成了我长久以来的愿望。

我,我的双手正掌握着一对乳房,一对漂亮、尖挺的乳房,那对我姊姊的乳房。

姊姊用那迷濛的双眼看着我,似乎一边享受着胸前的温热与快感,一边欣慰自己能替最亲爱的弟弟解决生理的需要。

今天是星期日,早上,我一如往常地叫姊姊起床吃我做的早餐,叫了一会儿也没听见姊姊应门。呵,我又有机会闯进去偷看姊姊穿的少少的睡姿了!这是我每星期日做早餐的目的!

姊姊今年读大二,大学多采多姿的生活使她成为夜猫子,每星期日,我都得先做好早餐,要不就得等着饿肚子,因为爸妈周日一样要去市场工作,姊姊又晚起,附近又没啥餐饮店,不自己做,谁做?虽然自己做早餐麻烦,但是,我喜欢这麻烦。

姊姊晚起,星期日常常不吃早餐,可是,我以我精心制作为理由,硬是要她吃我做的早餐,我和姊姊感情好,她又疼我,也就得每周日起来吃早餐。可是,她不太好叫,光是叫门有时根本没用,于是,姊姊就特地打了副她房间的钥匙,周六叫交给我,以便周日我去拉她起床吃我特制的精致早点。说真的,我为了这早点,真的用心,可看了好多食谱、点心书呢!

更精彩的是,我总是藉着进去叫姊姊起床的机会,先偷窥她熟睡的姿势。尤其是夏天,被子薄,姊姊又穿的少,一件小内衣以外,就可以直接看到她的胸罩和小内裤。如果她前夜睡的不好,翻来覆去的话,想由她胸罩的细缝中多看一些女性乳房的柔嫩完全没问题,有时连乳头都看的到呢!但是,她那迷人的肉体我却是一次也没碰过,在那种已经先吼叫过的情形下,动手简直是找死。

其实,就算姊姊起了床,对于我着相依为命的亲弟弟(父母工作忙,总不在家),她根本也不防,一样是穿少少的起床,一点也不会遮掩或是赶我出去,只是这样,我就不能明目张胆地凝视她又人的肉体了!喔!那雪白又吹弹即破的肌肤,丰满尖挺又合乎身材比例的双乳、纤纤细腰、修长的双腿、迷人的脸蛋……我真羡慕我将来的姊夫,有这样的美女为伴,岂不人生一大乐事!?

从小,我就怀疑我是不是爸妈亲生的?姊姊173,外表又亮丽,功课好,人又温柔但干练。而我?160,又其貌不扬,猥猥琐琐地,跟姊姊站在一起,一下子就会被认为是白雪公主与小矮人,我唯一的长处,大概也只有功课勉强能和姊姊一拼了。

我装出不耐烦的表情,打开姊姊的房门,进入姊姊的私人世界……姊姊一如往常,在赖床。一如往常,把被子踢的老远。如果说有人说姊姊是完美的仙子,我会用她的睡相反驳……其实除了踢被子,也没啥可挑剔的,因为现在映入眼帘的,是一位熟睡的仙子,温婉的睡姿、安详的脸孔、性感的身材、不蔽体的服装……喔!姊夫我恨你!!

还是把握机会享受了视觉上的艺术飨宴……这次没看到乳头……我绕着姊姊的床,拚命贪婪地欣赏她小背心没遮住的的完美弧线……呼吸,一点一滴地加重了,手,颤抖着,伸了出去,停在姊姊胸前的半空中,缩回,伸出,缩回,伸出地挣扎了半天……收手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呼,还好忍住了……”松口气,脱口而出。

“好个头!”应该在熟睡的姊姊竟突然说话了!?

“!!”……!!!!!

“这么没胆,想当处男当多久啊!?”姊姊缓缓地睁开她水灵灵的双眼,轻启朱唇,说着不怎么文雅的话语。

“!!?”……!!!!!????我还是说不出话……

“吓呆啰?!没关系,不必说话,能动就行了……”姊姊用既怜惜又幽怨的眼神和语气说着。

她以贵妃卧姿抓起我刚刚缩回的左手,缓缓地放到她右边的乳房上,接触的一刹那,我的手颤抖,姊姊的身体,却抖的更大。我们,都不敢看对方的眼神。

……我下定决心似地睁开双眼,并开始搓揉姊姊的右乳,姊姊则抖了一下,随即动也不动地闭上双眼,似乎是准备好面对接下来的一切,一切。

我爬上姊姊的床,让姊姊躺平,随即以双手抚触姊姊的双乳,即使隔着小背心和胸罩,我一样能感受到姊姊乳房的柔软,和逐渐逐渐发热的体温。掀起姊姊的小背心,解下胸罩,姊姊十分温顺地配合我一步步地卸下她的防具。

现在,我仔细地欣赏着姊姊雪白的双乳,第一次,这么完全直接地欣赏。然后,伸手爱抚它们,我双手的温热似乎另姊姊有些难耐,姊姊的双手现在紧紧地抓住床单,脸色,也比刚刚更加红润了。

也不知爱抚了多久,吸吮亲吻了多久,我开始卸下姊姊的小内裤。她完全没有反对的样子,原本夹紧搓揉的双腿,也配合地微微张开,然后,在我面前的,就是个全裸的美丽女子了,全裸的姊姊。

我伸手摸往姊姊的腹部,温热同样地令姊姊微微地颤抖了一下,可是可以明显地感觉到她在忍着。于是,越加确定今天将与处男说再见后,我深入了姊姊美丽双腿间的私人花园。

“啊!”这次姊姊终于没忍住,娇喘一声,身体弓起,双手抓住我握住她私处的左手,双腿夹紧!“啊!姊姊你弄得我手好痛啊!”我也不得不出声抗议一下了!

“啊!对,对不起……弄痛你了……”姊姊一边说,一边把身体放软,恢复平躺,再慢慢地松开双腿。我们没再说什么,一切继续,一切。

我继续爱抚姊姊的私处,我知道,要先让女孩子够湿润,进去的时候才不会痛。而且,我相信这点一定要做好,因为,从姊姊原先的大胆主动,要之后的羞涩和不耐,我相信她是想装经验丰富,让我放心让她导引,结果却敌不过快感,整个身体都软了,所以,她应该还是处女。虽然我以为向她这样的美女早该是帅帅多金的追求者不断,早该享受过浪漫性爱了说。

我左手持续地抚弄姊姊的私处,右手,则是不断地抚玩姊姊圆滑的香肩,双眼,扫瞄似地欣赏着这完美的艺术品,我不敢看姊姊的眼睛。

我停止了爱抚,这样的先兆,令姊姊会意似地点点头,轻声地嗯了一声。得到了最后的解禁令后,我开始褪去我身上的衣物爬上了姊姊的床,伏上姊姊的身体,伏在她两腿之间。

因为身高的差距,我们轻易地避开了四目相对的凝视,我开始亲吻姊姊的乳房,右手则握住另一只乳房,然而,越是想转移注意力,越是感觉到双方交叠的下体的存在,对方下体的温软,更令人血脉贲张。

炙热硬挺的阴茎催促我快快突破心理的障碍,让它去到它早就该去的地方,我起身跪起,握着我的阴茎,轻轻地摩擦着姊姊的下体,亲姊姊的下体。这样的动作令姊姊有些难受,双唇紧闭,头则不住地向上抬起。

我停了下来……姊姊则看了下我,又躺在枕头上,咬了咬唇,说:“嗯,上啊!别客气!”一副事不关己似的。

我老早就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一听到这句,立刻握着我的阴茎,对准了姊姊的阴道口,“嗯!!”地一声,“啊!”姊姊小叫一声,抿紧了双唇,忍受我的插入。

龟头部传来一阵被包围的温热和快感,心脏急速跳动,提供攻坚部门更多的血液支援,我已经顾不了姊姊第一次可能的疼痛,只顾着感受阴茎一点一滴地插入女性阴道时所传来的体温和强烈的包缚感,“啊……喔……”我忍不住地呻吟出来,因为这样的刺激实在是太痛快了。

一如预期,龟头抵到了姊姊的处女膜,这让我一时间兴奋莫名,全身强力颤抖了起来,“呀啊啊啊啊!!”用力吼了一声,用尽吃奶的力气,全力一顶,刺穿了姊姊的处女膜,随即一改刚刚以来的温柔缓慢,使尽力气地顶、用力的摇,拚命地抽插,全力搜刮奸淫时男性所应得的快感。

而在我使劲地努力下东摇西晃的单人床上,美丽的裸体女子则用力地紧抓着床单,双眼紧闭,皓齿紧交,完全承受着弟弟的快乐所带来的极端痛苦。

抽插阴道所带来的快感一下子传到我的大脑,我双眼茫然地看着美丽姊姊在我的侵入下所呈现的红润肤色,更加用力、快速地摆动腰部,享受着原先只能从文字上感受的“快感”。

突然,脑中闪过一个念头:“她是我姊姊啊!”“姊姊!喔!姊!喔!我,我干……我在奸淫你啊!乱……!乱伦!?啊啊啊啊啊!!!!”一连串不成句的句子后,我急速地、用劲全力地猛力抽插,抽插自己亲姊姊的阴道,拚命地奸淫自己的亲姊姊!

我整个人压上姊姊的身,双手深入姊姊的背,在反抓住姊姊的双肩,整个地将姊姊牢牢抓住、固定住,再拚命地抽插奸淫,不顾一切地狂奸着姊姊的阴道。

姊姊这时再也忍不住了!双手一样扣住我的背,双腿交缠缠住我的腰,再也顾不得初经人事的剧痛,完全迷失在下体交缠厮磨的快感中!

初次性交的刺激甚为强烈!再加上乱伦的罪恶感更令人成为性爱的野兽,下体强烈的刺激,终于将我俩带入了高潮,在我不断努力抽插的哼哈声中,姊姊陷入了痉挛般的高潮中,一阵阴精喷向我的阴茎。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一阵最强最猛最急速的穿刺之后,我终于将我滚热的精液,射入了姊姊的阴道中,完全完全地、一滴不剩地全部射项姊姊阴道的深处。

“喂!!快起来啦!爸妈快回来了啦!!你想被打死喔!?快……起……来……啦!!”姊姊一边叫我,一边用力地把我拉下床。

“唉呀!?”我跌下了床,看一下四周:“咦?我怎么在这里?”我十分地迷惑,因为……

“有什么好奇怪的!?这是你房间呀!你睡昏头啰!?”姊姊一脸笑意地回答着,暗藏着一点温柔。

“我不是……?不是……?唉,是梦啊?”我非常非常遗憾地自言自语着。

姊姊笑得更迷人了:“做了什么梦啦?一脸失望的样子?那真抱歉打扰你的美梦喔?快起床啦!都晚上九点多了,爸妈回来要是看到你还在睡啊,不打死你才怪!”说完,姊姊又恢复了她一副成熟温婉的样子,先前的俏皮模样消失的无影无踪。

走路一步一步慢慢从容地。

“姊姊!”我叫住她。

“……”姊姊回过头,双眼还是那么地水灵、迷人。

“我小老弟上有你的落红耶!”

“……不这样做,我可爱又可怜的小弟,靠自己的力量能得到美女的第一次吗?”又用了怜惜的语气。

“不知道耶?但至少知道可以让美女高潮!!”我漾起笑意。

“……你这小坏蛋……”姊姊楞了一下子,脸红又羞怯地说着。

你还没有登录呢!
是否跳转到登录页面?

取消
确定